色胆包天害死母子3人!1999年洞口县1•24入室杀人案侦破记

1999年1月24日清晨7点多钟,湖南省洞口县桐山乡蒲溪村横溪组米相的妻子尹宝莲(34岁)、儿子米甲铁(10岁)、米甲飞(8岁)被人砍死在家中,死者亲属为之悲伤,全村的人为之惊讶,得知案情的人为之愤慨。

霎时间,在人烟稀少的山区,弥漫着一股血腥味。“1•24”案惊动了全县,洞口县公安局专门组织了一个47人专案组。

现场位于海拔1100多米的雪峰山中。整个横溪组只有32人,共有三座房屋,米相家与吴贤红家相邻,但该组的另一座屋相距现场1华里。现场离外面的公路有20余里,距山门镇有50余里,离县城100余里。

山区地形复杂,人烟稀少,交通不便,为案件的侦破工作带来了很多的困难。47人的专案组加上守护现场的人员和向导共计100余人,分成指挥、现场保护、勘査、审讯、调查5个大组,11个小组,工作范围较宽。

为了保证指挥畅通,全案一盘棋,在短时间内一次性收集好证据,避免重复无效劳动,便在发案地临时建起一个无线个小组均使用对讲机联系,减少了旅途中花费的时间和精力,提高了工作效率。

受害者家人到派出所报案时已经是下午1时30分。县公安局立即指令派出所民警与桐山乡政府的干部一道,组织人员封锁与外界联接的通道,这样大范围内保护现场,为现场的摸排创造了良好的条件。

下午4时,县公安局的专案班子先后赶到了案发的现场,对现场进行了全面的控制。首先是对全组32人在案发时每个人的活动进行定位排査。通过排査,发现该院子的吴贤红在案发时活动情况无法确定。专案指挥人员决定,对吴贤红进行严密监视,同时立即组织对现场进行仔细的勘査。

山区案件现场具有人为破坏性小,但现场范围难以划定,天气变化大,许多痕迹物证易被雨水、野生动物破坏等特殊性。这些给现场勘査带来很多困难。

负责现场勘验的副局长刘鸿标采用动态勘验法,边分析边勘査,对可能隐藏物证的地方进行重点寻找,这样提高了勘査速度并在尸体检验时,发现尸体上均有多处伤痕,尹宝莲头部有骨折、米甲铁背部有骨折、米甲飞肩部有骨折。

在现场上还有一把小斧头,斧头上有肉和血迹。斧头就是杀人的工具吗?法医和痕迹技术员并不急忙下结论,而是对尸体进行反复检验,特别是对伤口形状、深度进行反复比对。发现伤口虽然开口较宽,但创口长,口底较细,颅骨骨折程度较轻,符合用菜刀重力砍击所致,从而推定菜刀为此案的作案工具。

但为了充分排除现场的斧头,法医对斧头上的肉进行了初步检査,发现肌肉粗,符合牛肉特点。再通过调査米相家,证实案发的前两天用该斧头杀了一头牛,从而彻底排除斧头为作案工具。

再根据现场从屋外向屋内的滴血方向、脚印走向,推断作案过程为先杀死米甲飞、米甲铁,再进屋杀死尹宝莲的先后顺序。根据现场留下的一线血鞋印及啧溅血情况分析,此案应有三件物证:菜刀、带血的鞋子、溅有血的衣服。

案发的时间已是7点多钟,天已亮了,横溪院子的人均已起床。现场勘査人员分析杀人凶器及血衣藏在家里的可能性大,藏在野外的可能性较小,藏在家里应藏在被害人与凶手两家的可能性最大。

搜集证据的工作重点应放在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家。受害人家里没有找到任何物证,吴贤红住处成为搜寻的重点。侦査人员经过第一轮的全面搜寻,在电视机柜下搜出带血的布拖鞋,其他的物证没有搜到。但从这双拖鞋可以推定,这三大物证应都在吴贤红住房处。

第二轮搜寻把衣柜里所有的衣服全部搬出,放在地上,终于找出带血的衣服三件,外内衣各一件,裤子一条,吴贤红家只有一把菜刀,没有血印,此菜刀是否就是杀人的凶器不能确定。

但根据案情分析,吴贤红家只有一把菜刀,受害者家的菜刀没有杀人的痕迹,应推定吴贤红家的菜刀为工具,可能是吴贤红做了处理,侦査人员便将这些证据全部提取。

吴贤红的犯罪嫌疑得到充分证明。如何讯问犯罪嫌疑人,揭示案件内幕,成为侦破该案的关键.

为了搞好审讯,专案组指派经验丰富、审讯技能强的人组成审讯组,审讯人员首先对掌握的资料进行分析。

尹宝莲是一个低智力妇女,与人没有矛盾冲突。吴贤红,18岁,小学文化,与米相家没有深仇大恨,智力不算顶好,公安机关没有处理过,反审讯的技能不太强,与人合谋的可能性不大。

审讯组决定采用单刀直入、强攻速取的审讯策略,对吴贤红心理造成强大的高压态势。在审讯人员强大的攻势下,在铁的证据面前,吴贤红将杀人的过程做了交代。

但当追问为何要杀人时,却迟迟不肯做答。再用强攻的审讯策略,效果不太明显。审讯组再一次分析吴贤红的心理状态,认为吴贤红不是一个作恶多端的人,杀人不是蓄谋已久,应该是临时产生杀人的念头。

审讯组缓和了气氛,渐渐拉近审讯人员与吴贤红的心理距离。两个小时后,吴贤红终于供述了杀人动机。

原来,1月24日,米相父亲家杀猪,请米相去帮忙。米相带着两个儿子(米甲铁、米甲飞)又喊了吴贤连(吴贤红之兄)一起去帮忙。

吴贤红听到米相一家人均已出去了,便溜到米相家去偷钱。进入到米相家住房找钱时,被睡在床上的尹宝莲发现。吴贤红顿起淫心,趁机奸污尹宝莲。

正在奸污时,米甲铁、米甲飞两兄弟回家拿棕绳,碰见了此情,吴贤红怕米相知道找他算账,便以给磁铁玩哄米甲铁两兄弟不要把事情讲出去,但两兄弟不肯。

吴贤红萌发杀人灭口的念头,便从自己家里拿了一把菜刀,返回到米相家,在走廊上先将米甲铁砍死,再将米甲飞杀死,再进入卧室将来不及穿衣服的尹宝莲杀死,杀人的动机产生于奸行败露。

作案后,为逃避公安机关的侦査,吴贤红将杀人的菜刀洗了,把沾有血迹的衣服、拖鞋均藏好,另外换上衣服,呆在家里。公安机关从接到报案到侦破只花了36个小时,并且将所有证据全部获取。

Leave a Reply